首頁 考場素材 名言警句 好詞好句 優美段落 時事論據 成語故事 哲理故事 名人故事 歷史典故 祝福短信 黑板報 手抄報 賀卡
小學作文
初中作文
高中作文
作文體裁

陳彥至_陳彥:從戲院里 蹦跶出的小說家

時間:2019-09-01 來源:作文筆 

原標題:陳彥:從戲院里 蹦跶出的小說家

陳彥,1963年出生,陜西鎮安人,一級編劇,文化部優秀專家。創作有《遲開的玫瑰》《大樹西遷》《西京故事》等戲劇作品數十部,三次獲“曹禺戲劇文學獎”“文華編劇獎”。出版長篇小說《西京故事》《裝臺》《主角》。其中《裝臺》獲“首屆吳承恩長篇小說獎”?!吨鹘恰帆@“第三屆施耐庵長篇小說獎”。2019年8月,《主角》獲第十屆茅盾文學獎。

《主角》小說記述了憶秦娥從一個放羊娃,到一個縣秦腔劇團的燒火丫頭,再到配角直至主角奮斗過程的沉浮史。全書近七十萬字的篇幅,時間跨度四十余年,形象地描繪了改革開放四十年期間一位秦腔名伶的成長史和奮斗史。

他是陜西文學的“三座大山”路遙、陳忠實、賈平凹之后第四位獲得茅盾文學獎的陜西作家

□文/羊城晚報記者?孫磊?呂楠芳

陀思妥耶夫斯基說:“長篇小說的主要思想是描繪一個絕對美好的人物,世界上再也沒有比這件事更難的了?!睂憽吨鹘恰分械那厍幻鎽浨囟饡r,陳彥常常想到陀氏《白癡》里的年輕公爵梅詩金。

四十多年的創作生涯中,陳彥長期關注著他所景仰的從逆境中成長起來的那類人,他們和憶秦娥一樣,任憑周遭給的破壞越多、擠壓越強,卻總能成長得更有生命密度與質量。

長年“浸泡”在戲劇行當中的陳彥,在文壇名氣并不算大。8月16日,《主角》摘得第十屆茅盾文學獎,一時間打破了他生活中的平靜。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獨家專訪時說:“沒想到茅獎的關注度這么高!”

關于茅獎?深受“緊貼著大地的寫作方式”影響

羊城晚報:您是繼路遙、陳忠實、賈平凹之后,第四位獲得茅獎的陜西作家,能不能談談您的獲獎感受?意外嗎?

陳彥:我當時正在西安老家休年假,8月16號中午跟我媽一塊吃飯的時候,有朋友發來獲獎的信息,的確很高興,之前公示了10部提名作品,但我不敢有過多奢望。得獎后很忙,真的沒想到茅盾文學獎的關注度這么高!

路遙、陳忠實、賈平凹是陜西文學的三座“大山”,我們嚴格來講都是晚輩和學生,能夠獲得茅獎覺得很高興,獲得這個獎首先應該向這幾位陜西的文學大家致敬。

羊城晚報:陜西的文學譜系對您的創作影響大嗎?您平時跟陜西的其他名家們交往多不多?

陳彥:影響是很大的,不管是早期的柳青,以及路遙、陳忠實、賈平凹等人,還有好多作家,他們的作品都是逢出必讀,他們所堅守的現實主義路子,對生活的熱誠,以及緊緊貼著大地的寫作方式,不僅僅影響了我,還影響了更多的陜西作家。

羊城晚報:除了現實主義,在語言、創作手法上會受他們影響,跟他們貼近嗎?

陳彥:這個倒不刻意,因為文學是語言的藝術,面對同樣的生活,作家要努力尋找自己的表達方式。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有意無意,由于你生活在這片土地,語言的表述風格、民間語言的運用等也會呈現出相同的地方??傊?,我還是在努力表達自己的樣貌。

羊城晚報:說到語言的運用,《主角》里面出現了很多具有陜西特色的民間語言,比如收拾打扮一番很“派派”,民間語言的運用是出于什么考慮?

陳彥:我最近在重讀四大名著,尤其是《水滸傳》大量運用民間語言,有的地方很有意思,越揣摩越有味道。使用地方特色語言也不是刻意,有時候就覺得這種表述更準確,更有力量,更能描繪出當下環境和人物來。

寫作中方言確實會造成一定的閱讀障礙,比如我之前看《繁花》,遇到讀不懂的地方還得問問身邊的南方人。但是寫作中用方言寫起來會很快意,又會覺得很暢美。文學有繼承傳播地方語言的責任,尤其是具有獨特地方特色的語言,隨著時代的發展可能會被廣泛過濾和遮蔽掉,而文學需要肩負起保護它們的責任。

關于戲劇

寫長篇是“開河”,寫戲劇是“掘井”

羊城晚報:您的創作體裁從最開始的小說轉到戲劇、舞臺劇創作,后來又回到小說,經歷了怎樣的心路歷程?您是如何轉換不同體裁之間的寫作的?

陳彥:我的家鄉在陜西商洛市鎮安縣,我十幾歲的時候這里是個文學縣城,當時縣里寫小說寫散文的人很多,今天聽說誰在外邊發了一篇小說,明天聽說誰在外邊發了一篇散文,有些發在很大的雜志上,自己無形中被這種熱潮卷成一個文學青年,自己也寫散文、小說,并且也發表了。

對戲劇非常熟悉,所以一直就做的這個。我始終認為這兩者之間矛盾并不大,你看外國小說家的簡歷,基本都寫過戲劇,我們國家這類作家也不少,郭沫若、老舍、莫言等,這兩個是互補的關系,沒有本質沖突。長篇小說更像是開了一條大河,里面有深潭、有九曲十八彎;舞臺劇更像是掘井。但是兩者都要在思想藝術上開挖到自己理想的境界。小說可能表現得更加豐富,自由度更大;舞臺劇由于時間空間限制很多,創作會受到一定局限。但是限制越多,可能爆發力越強,短短兩個半小時的戲劇像壓縮餅干一樣,很多精華濃縮在里面;兩者看似不同但有本質的高度統一和融合。

兩個體裁寫起來都難,可能在寫戲的時候覺得寫戲難,寫小說的時候覺得寫小說難。都不容易,小說講大結構,戲劇的構成更是微中見微,剪裁十分考驗作者的功力。

羊城晚報:秦腔和諸多傳統民族藝術一樣,已是滄桑老人。您為何對這些傳統文化情有獨鐘?

陳彥:這是一個辯證的關系,我的小說里面對傳統和現代的關系是有辯證思考的,并不是一味地去維護傳統,好的傳統肯定要維護,維護傳統就是維護和尊重文明的來路與走向。但是不好的傳統得有批判地剔除,在維護傳統的時候,更要考慮到如何跟現代進行結合融合的問題,沒有現代性的介入,再好的傳統也會難以為繼。而現代要想有規律地朝前運行,也必須要融入傳統,兩者之間不可也不能割裂。

關于『小人物』

書寫有趣、心酸的百味人生

羊城晚報:無論是戲劇還是小說,您的諸多作品都致力于為普通人立傳,為什么會選擇“小人物”這個群體,他們身上有哪些特別的閃光點吸引了您?

陳彥:熟悉,咱們整天在這一群人中生活,對他們很熟悉。不管是戲劇還是小說,寫作得寫熟悉的生活,一旦不熟悉我就沒辦法寫,你讓我編我實在沒法編。寫《主角》這部小說,我在這種生活里浸泡了幾十年,底下還有很多精彩的東西沒有進來。柳青為什么要去黃埔村待13年,柳青也是想熟悉這些人的語言、姿態、生存方式,必須到了閉上眼睛這些人物就栩栩如生地站在他面前時才能動筆。

我們講文學藝術的人民性,其實就是普通大眾的生活,普通人的生命演進狀態,更接近社會歷史現實的本真。寫《裝臺》那段時間,我早上起來跑步,看見那些晚上裝臺到凌晨五六點的農民工,疲憊不堪地在院子里的臺階、凳子、石頭上胡亂睡著,那種狀態給我心靈沖擊很大,真的有表達他們的欲望?!堆b臺》里的主人公刁順子,生活中也有這個人,他還經常到我的辦公室講講他的故事,有時是來要裝臺勞務費,告某些劇組用他們裝臺卻不好好給錢。我當時做院長,辦公室離舞臺后臺門口很近,經常能聽到他們吵架,聊生活,聊兒女,也聊社會,挺有趣,也挺心酸。

這些就是百味人生吧,我覺得特別值得寫,文學藝術既要寫重大的歷史事件,重大的人物,但這些小人物也應該成為我們文學藝術的主要描寫對象。

羊城晚報:《主角》看似是在寫一個秦腔演員的成長史,其實寫的是改革開放40年宏闊的社會發展變遷。您寫這部小說花了多長時間?它在您的小說版圖中占據了什么樣的位子?

陳彥:全部花了兩年時間,但是這部小說我之前也開了一個頭,叫《花旦》,寫了一些最后停下來,當時剪裁不好,覺得要寫的東西太多。從陜西省戲曲研究院調出來后,慢慢越看越清晰就寫出來了。

《主角》在我小說中的地位只能由讀者來評價,就我個人而言,是把三十年積累的生活經驗呈現出來了,是酣暢淋漓的一次展示,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,包括改革開放成長起來的那一代人,社會的整個變遷基本都能融到小說里面,對我來說是生活信息和生命能量比較大的一次釋放。

羊城晚報:影視界非常關注《主角》這部作品,到目前為止有影視公司跟您洽談過小說的版權嗎?如果未來拍成電影或電視劇,您參與改編嗎?

陳彥:這個已經確定了,但是具體的內容還不能透露。我不會參與影視的改編,可能溝通起來不會太順暢,影視有影視的當下要求。加上影視劇創作需要很長相對集中的時間,我只能做一些比較松散的創作。另一方面自己的作品你往往也不一定能改好,可能有時候別人二次創作還有不同的東西產生。

關于生活

幾乎不參加任何社會應酬

羊城晚報:您目前在中國劇協的工作忙嗎?通常是在什么時候寫作?

陳彥:我一年到頭基本就是家里單位、單位家里,兩點一線,幾乎不參與任何社會應酬,我不喝酒,也不太喜歡花幾個小時吃一頓飯,我坐不住。工作之余幾乎都在讀書寫作,我基本上就是生活著、工作著、學習著、寫作著這么一個狀態,有時候實在沒辦法推掉的應酬會坐一會兒,回頭找借口就溜了,否則一坐就是四五個鐘頭,腰肌也受不了。

羊城晚報:您平時主要閱讀哪些類型的書籍?有哪些中外作家或作品對您產生過影響?

陳彥:平常我的閱讀比較寬泛,會根據當時的閱讀興趣進行選擇,某個時期會讀國外的作品多一點,而有的時候讀國內的又會多一點。讀著這一本時會把另一本牽出來,有的時候是評論牽出來的,有的時候是某個大作家他的創作經驗或者閱讀經驗涉及某一本書,我就會找來讀。我愛讀人物傳記,這些傳記又會牽出一些重要的書,我都會買回來讀。每次搬家都是幾十箱子書在那兒挪來挪去。

因為工作原因,政治經濟歷史各方面的書都要閱讀,包括哲學宗教類的,搞藝術創作,小說也會讀。對我影響很大的作家也有幾個,國內的比如說曹雪芹,國外的整體來說,比較喜歡陀思妥耶夫斯基,前蘇聯的幾個作家是比較喜歡的。還有比較先鋒的卡夫卡,當代每個搞文學的人都要了解的馬爾克斯,還有幾個日本的小說家,這些都是經常要涉獵的。去年連續讀了納博科夫的幾部作品。

羊城晚報:從西安調到北京工作,生活還習慣嗎?今后的創作會以戲劇還是小說為主?

陳彥:會根據生活素材來調整,適合戲劇的就寫戲劇,適合小說的就寫小說,我現在調到北京才八個月,還沒想創作的問題,目前也就寫過一兩個小文章,都是非寫不可的。北京不像西安生活那么方便,朋友也沒有西安多,不過過得也挺單純。飲食上也還好,我吃百家飯,除了不吃野生動物,不吃《水滸傳》里的“人肉包子”外,基本都行。

版權聲明:

1、本網站發布的作文《陳彥至_陳彥:從戲院里 蹦跶出的小說家》為作文筆注冊網友原創或整理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請注明出處!

2、本網站作文/文章《陳彥至_陳彥:從戲院里 蹦跶出的小說家》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,作者文責自負。

3、本網站一直無私為全國中小學生提供大量優秀作文范文,免費幫同學們審核作文,評改作文。對于不當轉載或引用本網內容而引起的民事紛爭、行政處理或其他損失,本網不承擔責任。

熱門專題

无码窝av导航,美妇荡乱绝顶3p在线观看,97亚瑟,中国女人free性hd国语